您好,欢迎来到南京广播电视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时政综合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提出全面促进农村消费——提振农村消费,听听农民怎么说

2021年03月22日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全面促进农村消费。农村消费目前是怎样的情形?提升农村消费还有哪些短板?近日,记者一行分赴江苏各地乡村,进行了调查。

从样本农户看消费

18日,记者在南京石塘村见到了许红艳。石塘村是一个以旅游为主业的村子,山坳里,桃花正艳。2017年至2020年,许红艳被抽中成为石塘村10个调查样本记账户中的一个。

据国家统计局南京调查队综合处介绍,记账户是由国家统计局在全国抽样确定的记账家庭户,他们以家庭为单位,每天记录一家人的详细收入和支出,并将数据实时上报,“住户调查工作关系宏观调控,关系民生福祉,责任重大,使命光荣。一事一项、一元一角都不能遗漏,从他们的记账本中可以看到城镇、农村居民的收入、消费等方方面面所发生的变化。”

许红艳是个80后,在石塘村经营农家乐,家里五口人。“自从我当上记账户,去菜场买菜,每个菜都要问清楚多少钱一斤,随时用手机记下来。到了晚上,还要统计家里每个人的当日支出,就如完成作业似的。”她说,“有时候一忙三天没记,立刻就会有人打电话催你。”

在许红艳当记账户的三年里,家里最大的支出是每个月5000多元的房贷、新房的装修费用以及购买家电、家具的支出。“孩子教育的支出和两辆车的使用费用也是大头。孩子一年补习班的费用大概2万多元,两辆车的维修、保养、保险加油钱一年也要三、四万元。”她说。

32岁的陈思思也是石塘村人,经营民宿,也是2017年至2020年那一期的记账户。在她看来,买房、女儿的培训费用和车辆的费用同样是支出的大头。“三百多万买了个房,这是这两年最大的一笔支出。我们家三辆车,在车子上的花销还挺大。我爸做生意,喜欢喝点酒,一个月要花个五六千。我自己主要是化妆品的支出,一年花两三万。”她说。

如果说南京城郊的石塘村是苏南地区一部分以旅游为主业的村子的缩影,那么,在苏中,在启东市偏远的海边小村,在这种平时很难见到80、90后年轻人的村子里,留守在这的中老年农民是怎样的消费状况?

12日,在坐了3个多小时的“卧代座”火车后,记者从启东市市区驱车一个小时来到石堤村。空旷的农田里,一群群的喜鹊,飞起又落下。55岁的龚克俭,10前从渔船上下来,开始琢磨养羊,如今和妻子两人守着10亩农田,养了300多头羊。“要说这两年的最大开销,就是儿子结婚生子。平时主要是养羊的成本,拿去年来说,苗羊花了20万,饲料花了20万,纯利润20万。因为我们自己种草,种玉米,种山芋,成本相对低些。”他说,“生活上的开销很少,我们夫妻俩成天不是在羊圈里干活,就是在地里干活,不需要穿多好,菜自己种,肉菜到离家不到一公里的镇上买,生活用品到镇上的超市买,有时也网购,京东、顺丰一般会送到家,其他快递公司的到镇上快递点拿,两人的日常开销一年花不了一万元。旅游?没想过,不舍得花这钱,要侍候羊,也走不开,不瞒你说,我这一辈子还没坐过火车。”有没有愁心的事?他说有那么两桩事,一是想给儿子在城里买套房,太贵,还在考虑中。二是今年的苗羊价格比年前涨了百分之二十左右,饲料价格高位运行,玉米前年不到一块钱,今年已涨到每斤一块六,这对养殖户来说资金投入加大了养殖风险。

村头的夫妻老婆店还好吗

20日,记者驱车从G40国道仪征·马集出口下,驶入S125省道的三十里墩路,继续一路向北行使1公里后,便进入一条全长500米,宽5米的“月塘老街”。“兴旺百货”是一间不到30平米的门面房,一眼望去有上百种商品整齐摆放在四周的货架上,店中央放满了大大小小的盆。门店的主人叫汪丽梅,今年50岁,对于她来说,这里是她全部的人生。

“店在,家就在。”当年27岁的汪丽梅随老公来月塘做生意,因每隔3天就要往周边的马集、新集等地进行赶集,夫妻二人商量后,花2500元买了一辆二手的电动三轮车,“那时一车能拉200多斤的货,一年下来大约有600元的收入,日子渐渐好过了,生下了一儿一女,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很满足。”2018年,汪丽梅又把隔壁一家不到20平米的单间也租了下来,作为大件商品的存储。她说,小店能经营到现在,得益于乡里乡亲多年来的照顾。

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型超市走进乡镇,传统零售业渐渐被取代,越来越多的小卖部日渐凋零,甚至退出了农村市场。汪丽梅的小店也未幸免于难。“有一部分老客,为了孩子上学,在城里买了房,平时习惯去超市购物的他们回村里也会选择对面的大超市。”她说,“虽然这两年生意受到影响,但是周边还有很多年纪大的街坊邻居。为了他们,我也要把小店经营好,能干一天是一天。”

记者发现,月塘老街300米距离内就有4家和汪丽梅家一样的小卖部。“这些店面都是从老街最初建设起一直在经营,集中在一起既有利于在赶集中销货,又便于商品价格上的稳定。”仪征市月塘镇山北村党总支副书记余业勇说,下一步,山北村将采用“互联网+三农”的模式解决农村的买难、卖难的痛点,把小卖铺集生产、仓储、配送于一体,帮助村民通过这一平台销售自家的农副产品和购买所需的生产生活物资,实现农村电子商务“下乡”与“进城”双向活动。村民可在微信群里提交订单,之后货物按时送到家,为村内的村民提供上门送货服务。同时也可针对村内老人多的特点,在小卖铺安置按摩仪等保健器械免费为老人做按摩,放置小石桌让老人下象棋,以此来增加人气。

常州市东城街道苏宁易购县镇店的老板陈云,早年帮着家里做家装建材生意,后来卖了8年的手机。“一年前从事手机生意,一年只能挣20万,一年后加盟苏宁零售云,净利润较之前提升了50%。”他说,夫妻老婆店也离不开互联网的加持,这些年,农村消费者对于绿色、智能、健康类商品的需求越来越大,大屏幕智能电视、大容量保鲜冰箱、除菌空调、健身器材等产品的销量在农村市场不断走高。

大宗商品怎么卖

在国内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汽车消费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从农村汽车消费力看如何提振农村消费,无疑可“窥一斑而知全豹”。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不少农村消费者并不完全了解汽车下乡的政策。但是,另外一端——汽车厂商和经销商的反应却十分迅速。记者采访的多家江苏下乡车企均表示,农村汽车消费增长空间巨大,而新出台的汽车下乡政策是打开农村消费市场非常好的“催化剂”。

“从国家出台一系列政策加大对农村的建设来看,目前农村已经是当前国家推动乡村建设战略重点发展的区域,未来农村消费市场前景可期。”华晨新日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汽车研究院院长助理徐志强说,一个真实可感的变化是,相较以前农村市场经济发展已发生重大变化,农民收入增长伴随着消费层次、生活水平也进一步提高。汽车在农村市场已经屡见不鲜,总体消费人群主要以中青年为主,占比最大。

在经历了增长井喷期之后,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销量遭遇28年来首次负增长。记者同时注意到,新能源、汽车下乡,或将成为中国汽车工业的新拐点。从政策上看,汽车下乡主角已锁定为新能源汽车。去年7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联合发布通知,今年7月至12月在国内开展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

为了迎战新能源市场的挑战,国产头部汽车品牌长城也将新能源产能建设提上日程。2019年2月20日,长城汽车第八生产基地正式落户泰州。泰州顺城集团欧拉新能源品牌市场总监卞勇认为,长城新能源汽车欧拉品牌落户泰州,一方面增加了本地区消费者信心,另一方面,随着新能源汽车技术不断提升,乡镇居民消费意识也有所转变,不排斥新能源了。

正如10年前,家家户户有摩托车一样,如今农村有汽车家庭也越来越多,并且农村汽车消费市场仍有巨大潜力待挖掘。但是,现实情况是否真就一片大好?采访中,不少车企告诉记者,新能源汽车下乡中仍存在整车成本偏高、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对农村消费者需求定位不准等突出问题亟待解决。

“针对新能源汽车下乡来讲,难就难在基础设施还不够完善,充电不方便,农民对新能源汽车产品还够深入了解。”徐志强说,总体而言,农村消费现阶段还相对比较保守,思想观念依然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方式。

南通绿通新能源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白朱杰认为,农村汽车消费潜力大,但需要加大宣传力度和地方促销政策支持,此外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也是关键。“毕竟,后期的车辆保养费用也是农村消费者购车时会重点考量的。”

流通短板怎么补

为什么要提振农村消费?农村消费的潜力有多大?短板在哪里?

以南京为例。根据南京调查队提供的数据分析表明,“十三五”期间,农村消费呈现四大特点:一是农村居民消费增长快于城镇居民。南京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从2015年的14041元增长至2020年的19421元,年均增速6.7%,增速较城镇居民高1.5个百分点,城乡居民消费相对差距缩小。二是消费层次不断提升。2020年南京农村居民的恩格尔系数为29.9%,较2015年降低0.2个百分点。三是服务性消费增长较快。“十三五”期间,南京农村居民全年人均教育文娱支出从2015年的2038元增长到2020年的2589元,年均增速4.9%,增速较城镇居民高0.9个百分点。随着医疗保障制度不断完善,健康观念深入人心,南京农村居民全年人均医疗保健支出从2015年的829元增长到2020年的1156元,年均增速6.9%。交通通信消费条件更便利,南京农村居民全年人均交通通信支出从2015年的2035元增长到2020年的2924元,年均增速7.5%,增速较城镇居民高1.8个百分点。四是耐用消费品拥有量明显增长。“十三五”期间,交通基础设施显著改善,南京农村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户家用汽车拥有量从2015年的33.2辆增长到2020年的52.0辆,增长56.6%。2020年农村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户空调、热水器、排油烟机拥有量较2015年分别增长37.9%、12.0%、31.1%。

看到了潜力,再看短板。从江苏全省的情况来看,目前流通基础设施仍存在短板,随着新型城镇化和城乡区域一体化进程进一步加快,将极大地改变流通业的时空格局,要求流通基础设施建设持续跟进。

据江苏省商务厅介绍,围绕落实“十四五”时期加快完善我省现代商贸流通体系的“八项重点任务”,我省将实施镇村商贸流通提升工程。优化、完善、提升乡镇商贸流通基础设施。推进大型商贸流通企业网络下沉到镇、村,提升农村商贸流通服务质量和水平。支持各类电商服务企业深入农村。整合电商、邮政等物流资源,推动完善县镇村三级物流配送体系。

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说,目前而言,广大乡村下沉消费市场的流通环节上,传统的小卖部仍然是零售的主要载体。全国630万家夫妻老婆店占据40%的零售份额,构成中国乡村商业底色。总结来看,这种经营模式传统,供给体系滞后,缺乏有效的市场应对手段,这导致乡村消费市场长期存在假冒伪劣商品横行、质次价高、服务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成为制约农村居民消费升级的重要因素。他说,释放农村消费活力,最为高效便捷的办法就是充分利用现有农村零售资源,通过线上线下融合赋能,帮助农村实体小微零售商转型升级,让农村居民有机会就近买到物美价廉的正品商品。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宋晓华 王建朋 田墨池/文 宋晓华 田墨池/摄

  • 来源:交汇点
  • 审核员:张超 丁永龙 王会敏
  • 责任编辑:邓扬

你可能还喜欢

网站地图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 申博游戏 申博官网
菲律宾申博在线微信充值登入 菲律宾太阳娱乐网址登入 www.38818.com www.188msc.com
菲律宾申博开户 百家乐真人游戏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app下载
网上百家乐 申博登录不了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手机下载版 申博138 澳门大三巴赌场 澳门大三巴赌场